鐵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鐵訓小說 > 重生後太傅隻想早日退休 > 番外一

番外一

柏舟這纔回神,自然地放開他的手:“殿下平日還是要多吃一些,微臣瞧著殿下近日都有些消瘦了。”"…啊?是嗎"齊懷瑾還有些發怔,聞言下意識的擡手摸摸自己的臉。齊懷瑾確實是瘦了些,原本不高的個子雨後新竹般快速的抽條起來,雙頰的嬰兒肥也逐漸褪去,一張白皙透紅的臉上嵌著一雙黝黑稚嫩的杏眼,小鹿一般。“那..以後學生多吃一點?”宴柏舟忍不住笑出聲來:“怎麽傻乎乎的。”“…先生!”齊懷瑾聲音中帶了些惱意。宴柏舟笑...(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番外一

後來他們又在一起了許多年。

百姓們起先對於宴將軍成了皇後這件事還有些不適應,但是過了幾年覺得,嘖,好像也沒什麽。

畢竟這些年帝後二人夫夫同心,改革了土地製度,降低了賦稅,隻要是勤勞能幹的,豐年時總能攢下一些家底,碰見旱澇,朝廷也會第一時間派人賑災兜底,無論怎樣,總不會讓大家夥凍著餓著。

對內嚴格法度,官員清廉,對外有宴將軍一杆銀槍,凡是邊境有敢挑釁的,也都被打的服服帖帖,完全稱得上是內外安樂,百姓安居。

所以反對宴柏舟當皇後?那確實是沒有那麽閑。

我們皇後娘娘文能治國武能安邦,皇帝陛下仁賢革新勵精圖治,纔有了現在的繁華盛世,四海昇平。

百姓們是最容易被滿足的,有口吃的都不會想去造反,更不用說能過上這樣的安樂日子,他們打心底對二人都是擁戴的。

有這個文人墨客自詡清高的,倒是容易說幾句酸話,明裏暗裏的嘲諷幾句有逆人倫綱常,但是百姓聽了都會啐上幾句,當事人聽了也隻是當個笑話罷了。

反而是許平念和小凇,在這件事上難得的達成了一致。

小凇每次都被氣的跳腳,和張江嚷嚷著要套他們麻袋,許平念則是冷笑幾句,沒過幾日犯事者自己的那些醃臢事就會傳的人盡皆知,一頭亂麻,自顧不暇。

宴柏舟聽茂茂繪聲繪色的說前些日子寫詩罵他是禍水的那個張秀才,竟然與其過世父親的一房年輕貌美的妾室通姦,還被人捉姦在床,把自己母親氣得臥床不起。

“定然又是兄長做的。”宴柏舟放下燉好的清梨羹,有些無奈。

和他截然相反,齊懷瑾倒是一邊批著摺子一邊聽的有滋有味,眉眼間都是藏不住的笑意。

宴柏舟見狀挑了挑眉,湊上前從背後抱住他。

他把頭擱在齊懷瑾的肩上,壞心眼的對著他耳朵嗬氣,“這麽高興?”

“先生!”齊懷瑾耳朵發癢,笑著想躲開。

宴柏舟順勢將他轉了個身,看著齊懷瑾亮晶晶的眼睛,忍不住在他額頭上落下一個吻。

“就知道你這幾日沒睡好,是在為這件事生氣。”

齊懷瑾像是有些不好意思,低頭拽著宴柏舟的手指晃來晃去,喃喃道:

“誰讓他亂說話……”

還寫什麽四六不通的破詩,韻都押不上。

宴柏舟知道他最是聽不得有人說自己半分不好,也沒有再勸他別往心裏去,隻是重新抱住他。

“那回頭讓小凇再給他套個麻袋,全當幫他老母親教育兒子了。”

齊懷瑾聽出他是在哄他,索性一頭埋進他懷裏,聲音帶著悶悶的笑意。

“好,套兩次。”

“……行,就套兩次。”

茂茂聽兩人低聲說起了體己話,一臉笑意的悄悄退下,還貼心的關上了殿門。

窗內有情人終得相伴,而窗外月色滿地,映照在碎石路上,反射出點點銀光。

我們來日方長。絕,但轉身對上齊瑜徽別有意味的視線後,心頭湧上一絲不安,蹙眉道:“今日午後,太子殿下若方便的話…”“方便,那我們就一言為定了,午後我在宮中等太傅來。”他立刻答道。“懷瑾?”看齊懷瑾突然停下了腳步,齊瑜風有些疑惑的喊他。齊懷瑾卻沒說什麽,也沒有等宴柏舟跟上,而是步伐有些僵硬地繼續向前走。他心裏悶悶的,連一旁齊瑜風在跟他說什麽都沒有聽進去,走到岔路後,更是沉默的徑自離開,留要向另一個方向走的齊瑜風一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