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鐵訓小說 > 穿進辨姬戀綜後 > ☆51.圓滿

☆51.圓滿

我不該突然撲過去的。”心跳越來越快,根本無法平息,許諾撫著胸口,剛剛四目相對的那一瞬間,明亮的狗狗眼幾乎要讓她誤以為……“你……離我遠一點。”聽話地後退了半步,裴竹玥擡起毛茸茸的腦袋,“可以了嗎?”“再遠一點!”彷彿連耳朵都耷拉下去了,裴竹玥難過得像一隻兩百斤的大金毛,她都知道錯了嘛!不過看許諾這臉都氣紅了的樣子,她還是乖一點吧,於是又後退了半步。“一整步了哦!我已經後退了24.5厘米了!”導演看...(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圓滿

…………

夢裏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裴竹玥每天都能與許諾見上兩小時的麵,聽她訴說一整天的經歷,隨後給予溫柔的安慰與鼓勵,像指路的明燈,位於當時患上了自閉症的女孩兒一回頭就能看見的地方。

經過這些年的陪伴,她也總算是明白為什麽那次在烤肉店玩猜數字遊戲,許諾能第一次就猜中自己的數字了,畢竟,裴竹玥在和十幾歲的小女孩兒玩的時候,也是第一次就猜中了“八十一”,卻也暴露了自己的“二十”。

也知道了為什麽許諾會知道自己家那隻名叫“金子”的肥貓總是喜歡踩她的臉,因為這些事情都是她在想要逗難過的少女開心時故意說出來的。

一切的一切,她都想通了,卻不知道該怎麽回去,裴竹玥已經迫不及待想和許諾“相認”了,想起來也是好笑得很,兩個人如同陷入了時空悖論,一個以為自己認錯了人,一個以為自己被當成了替身,兜兜轉轉那麽久,還掉不少眼淚。

梳理完了自己的,她又想明白了許諾到底經歷了什麽,也確實是時空交集了,十五歲失去了父母的女孩兒遇見了現在這個已經愛上了她的自己,兩情相悅後,在十八歲的時候,自己離開了。

第一輩子,她參加了《姬崽哪裏跑》,卻把那個軀體裏連靈魂都沒有的她姐姐當成了救命稻草,無望地等待了二十一年,直到她三十九歲,察覺到徹底失去了屬於她的光,許諾跳樓自殺了。

也就是跳樓自殺的第二天,另一個管控著這個世界的“許諾”把世界重啓了,失望透頂的女子又一次回到了這個綜藝,卻遇見了靈魂互換後正是她等待著的人的自己。

在虛無之地,一切都不重要了,裴竹玥經常交叉著手躺地上,不止心疼眼前這個自卑寡言的少女,也心疼經歷了那麽多的女子。

跳樓自殺……

光是想想就覺得難受,她不敢想象做了這個決定的女子的心裏到底經歷了怎樣的思想鬥爭,之前的自己卻根本不知道她愛著的就是自己,一直以為被當成了替身,委屈又生氣,也讓許諾流了很多眼淚。

想來,許諾也是掙紮著的吧,一麵覺得自己不是她等待了兩世的人,一麵又舍不下對自己的感情,糾結的痛苦完全不比她少。

嘆了口氣,照例等待著女孩兒過來的裴竹玥卻聽見了熟悉的成熟女聲, “到時間了,你該回去了”,這句話之後,又是一陣天旋地轉,她在病床上睜開了眼。

這一次,卻是她裴家二小姐原原本本的身子。

“小裴!”

床邊是喜極而泣的自家老媽,似乎站了起來就想抱自己,又怕壓迫到哪裏把剛醒的人又弄暈了,宋傾儀顫著聲音, “你終於醒了。”

“老媽……”

在虛無之地的時間雖然流速很快,但那也是實打實的三年時光,過了這麽久再次看見親人,裴竹玥的眼眶直接濕潤了,沒有那麽多的顧慮,她起身抱住了宋傾儀,有一股莫名的隻對著親人的難過。

“小裴,你這些天又去哪了你那個世界的姐姐,昨天過來了,和我說了一切。”

還在疑惑怎麽宋傾儀不問她到底是姐姐還是自己,原來是裴星逐來了一趟,不用再解釋了,她第一反應就是問: “那許諾呢她怎麽不在這裏”

“哎,你不是打劇本殺的時候在你姐姐身體裏昏迷了嗎那是九天前的事情了,自那之後,小許就一蹶不振了,總是借酒消愁,也隻有我打電話過去時才會接,可昨天星逐來了之後,我想告訴她你今天就會醒,電話卻怎麽也打不通,她那邊的門也敲不開,若是今天再聯係不上,我就打算派人去開鎖了。”

這麽嚴重嗎

“媽,既然我現在已經醒了,我先去看看許諾行嗎她好像聽上去很是消沉。”

“那肯定啊,我這些天就見過她一次,還是出門拿外賣,那眼睛腫的,真是我看了都心疼死了,也不知道她的爸媽會怎麽想,你說你這丫頭哪有那麽大魅力一個月就讓小許要死要活了”

“不止一個月。”

越聽越心疼,也來不及換身上的病號服了,下床的時候,一個月沒有站立了,居然還有些腿軟,裴竹玥趕忙扶住床,聲音低了下去, “我昏迷的這些天,靈魂去了十幾歲的許諾的夢裏,我在夢裏陪了她三年,而且,她的父母早在九年前就意外去世了,媽,我先走了,明天回來。”

沒有回應,宋傾儀好像解為什麽許諾會如此一蹶不振了,愛了這麽久幾乎視為光亮的人,失去又如何會不痛呢

…………

不再是近期爆火的大明星了,裴竹玥連口罩都沒戴,就打車去了宋傾儀給的地址,果不其然,怎麽敲門都沒有反應,許諾不能是喝酒給喝猝死吧

“呸呸呸!”

覺得自己太烏鴉嘴,她還很是迷信地“呸”了三聲,卻依然隻能看著緊閉的大門嘆氣,不過,低頭看了看門鎖後,裴竹玥發現,這是密碼鎖!

許諾會用什麽密碼呢

應該會和自己有關。

裴竹玥擡起手,有些遲疑地輸入了她的生日,不對。

還能是什麽呢

又輸入了許諾的生日,還是不對,已經開始急躁了,裴竹玥覺得也隻能是她們初遇的日子了,那就是節目開播的前一天!

覺得自己簡直是太聰明瞭,可是連著錯了三次,密碼鎖已經自動鎖定了五分鐘,她皺起了一張好看的臉蛋,真實演繹了什麽叫做“愁眉苦臉”。

好在,耳邊響起了提示,應該是另一個世界的“許諾”的聲音, “你們的初遇,真的是在節目上嗎”

噢!是第一次在夢裏見麵的日子,可是,她一個處於虛無之地的人,怎麽會知道

也沒有為難她,應該是想到了這一天,密碼鎖就應聲而開了,裴竹玥在心裏感謝了一下為她們忙前忙後的管理者,推開門就看到了一地的狼藉。

其實知道許諾是個很愛幹淨的性子,若不是實在承受不了打擊,她肯定不會如此頹廢的。

外麵陽光明媚,但屋子裏麵卻是窗簾緊閉,一絲光亮都沒有,適應了一會兒才能在黑暗中視物,身子卻突然被一具帶著熱度與酒香的軀體抱住了, “你又來了,是來看我的嗎你還沒有放棄我,對嗎”

喉嚨不自覺地滾動了一下,說實話,有些怕鬼的裴竹玥身子都抖了抖,畢竟這人實在是太無聲無息了,但聽到熟悉的,帶著哭腔的聲音時,那股子害怕全然消散了。

轉了個身抱著許諾,還是看不清她的模樣,又不敢貿然開燈,裴竹玥低聲道: “什麽叫我又來了你覺得你自己是在做夢嗎”

“難道,不是夢嗎”

女子笑了笑,沾染了酒氣的手滑過裴竹玥的麵頰, “你不是隻會在夢裏出現嗎”

一直以來都喝不慣酒這種苦澀的東西,下意識地就躲開了這隻手,她道: “你喝多了。”

沒想到,就是這個動作,觸怒了本就敏感脆弱的人,擁抱更加收緊,含著紅酒香氣的唇急切地想要吻裴竹玥,淚水卻是無聲滑落,許諾搖了搖頭, “若不是喝多了,怎麽會看見你”

溫熱的液體越發洶湧,她眷戀似的靠向穿著病號條紋襯衫的高挑女子,聲音逐漸破碎, “裴竹玥,不要放棄我,別不要我,真的,我會乖的,你不要消失,好不好”

心都開始疼了起來,但也知道這是她的醉話,推開了已經喝迷糊了的人,裴竹玥倒來了一杯溫水,也不管順著下巴流入胸口的水滴,終於,醉鬼嗆到了,跑去大吐特吐後,她在洗手間外看見了眼神清明瞭的許諾, “怎麽樣,醒了嗎我是夢嗎”

“你,你……”

還是第一次真切地見到夢裏的容貌,許諾連話都不知道該怎麽說了。

那就自己說吧。

嘆了口氣,裴竹玥眼裏藏著心疼, “我回來了,你夢裏的人,戀綜裏的人,一直都是我。”

熟悉的溫熱軀體投入了自己的懷抱,好不容易清醒了的女子又一次哽咽起來,似乎要把兩輩子的委屈都哭出來,裴竹玥安撫著她,卻發現電視裏還在放《姬崽哪裏跑》的直播,最後得票最高的人,是自己,但那個起身成為導演新一部電影女主的人,神情冷淡。

“你還在看她呢”

居然有些吃醋了,裴竹玥把許諾壓在了難得有一片空地的沙發上,視線裏帶著狠,動作卻是柔和的。

“我知道她不是你,一直都知道。”

也不害羞,反而很是期待,許諾牽起了身上人的一隻手遊走到胸口, “畢竟,這裏隻認得你。”

————————

完結了,其實砍掉了一部分關於真相的劇情,顯得現在這個版本很像時空悖論,我開文之前是想好了一個可以完美解釋的版本的,但是存了大綱的那個碼字app的號被我搞丟了(因為我換了個號碼),所以本文也卡了很久,應該是四個月,真的很對不起喜歡這篇文的讀者。

其實我也覺得現在這個結尾太倉促了,但說實話,重新開始寫這篇文後,我已經感受不到創造故事的快樂了,隻有抓耳撓腮的痛苦,就先這樣結束吧,我會在她們的前世裏給小裴和許老師一個更加圓滿,完整的結局的。

感謝陪伴,感謝喜歡!先看看,以後應該就懂了,至少,我可以陪著你。”難得聽見許諾說這麽長一段話,裴竹玥認真地點點頭,一向不正經的小狗臉上出現正經的神情,語氣卻是為了安撫許諾的溫暖柔和, “我知道的,走吧,進去了。”回到了別墅,導演又讓她們十個人坐下,似乎是打算宣佈什麽事情。“你們也知道,進寺廟的那一段無法錄製,所以我們節目組就做了一些別的事情,我們開啓了一個臨時投票,讓網友選出她們認為的姬崽,現在,投票結束,結果已經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