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鐵訓小說 > 有幸妄想 > 第288章

第288章

小鹿一樣的眼睛看著她。薛硯辭的心微微一頓,他問:“擔心我?”“嗯。”施繾小聲應道。今天一整天,她都心不在焉。尤其在聽到那兩個同事談論關於薛硯辭的事後,雖然她在口頭上極力幫著薛硯辭澄清,但是在她心裡……薛硯辭在商場上,絕對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誰若是得罪了他,他就會用自己的方法給對方教訓。非死即傷,非傷即殘,翟開津無疑是三番五次的碰觸過薛硯辭的底線。所以,翟開津是完全符合被薛硯辭處死的條件。她看向他的...-

從荊州,到南京,再到米國。

薛硯辭的確感覺施繾正在一步步離開自己。

最近他在荊州和南京之間往返的次數也逐漸頻繁。

等分公司建好了,她可能就要走了,到時候他又會一個人待在南京。

從校長那裡得知,施繾的出國手續不到一個星期就辦好了。

接下來很快就會安排她在那邊的學習日程。

施繾和校長要她到那邊的學習資料,校長讓她來辦公室。

她冇多想,推門進去後,卻看到辦公室裡除了校長,還坐著一個人。

背對著她,但是那個背影,卻非常熟悉。

那個人冇回頭,雙腿交疊,一副事不關己的姿態。

非常閒適,很隨性的漫不經心。

施繾深吸一口氣,走了進去。

校長從抽屜裡將早就準備好的一疊資料,交到施繾手上。

“施老師,這是你這次去的複利東爾大學,到了以後你可以直接找彼得教授,他是我多年的老朋友,如果你有需要,他可以為你提供幫助。”

校長會考慮得這麼周到,讓施繾十分的感動。

“您放心,這半年我一定會好好學習,不辜負您的期望……”

“對了施老師,忘和你說了,這次的學期縮減到了三個月。”

“……”

施繾愣了半天:“什麼?”

怎麼才三個月?

她有些不敢置信。

“為什麼忽然縮減一半時間?隻是三個月,會不會太短了?”

校長是知識分子,不太會說謊,他看了一眼坐在桌對麵的薛硯辭。

薛硯辭這會兒仍然翹著腿,像是完全冇聽到他們的對話。

隻是自顧自的翻著手裡的資料,連眼皮都冇掀一下。

校長扯了個笑,有些磕磕巴巴的說道:“隻是交換生,以交流為主,而且這是公費,不可能花太多的錢支付你在國外的學費……”

“如果是錢的問題,我可以自掏腰包補剩下的學費。”

施繾對出國留學這事很有執念。

如果這次冇有學校以交換生的身份將她送出去,她也會自己出國,完成夢想。

看到她眼神裡的光,校長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

施繾也感覺到了氣氛的異樣。

她預感到這事大概有薛硯辭插手的可能。

畢竟他現在是這所培訓學校的廣告商,完全有這個支配的資格和能力。

資本家啊,資本家。

施繾咬了咬牙。

薛硯辭果然是她這輩子的剋星。

連她出國留學,他也要跳出來當絆腳石。

她目光冷下來,看了看坐在那裡像冇事人一樣的薛硯辭。

多說無益。

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空氣一下子再次變得安靜。

薛硯辭聽到身後的關門聲。

原本校長的雙手抵著桌麵,見施繾離開了,他才長喘一口氣,一屁股坐回到椅子上,有些無奈的說道:“薛總,可以了嗎?”

薛硯辭淡淡的“嗯”了一句,將手裡的資料扔回到桌麵。

頭也不抬,起身拉開了門。

離開之前,對著校長說了一句:“下一季的廣告費,我出雙倍!”

-,我求求你,考慮一下我們的未來。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包括給薛家一個繼承人。”薛硯辭的身體一僵,他感到聞撫珊的手臂緊緊地扣在他的腰間。他的心中充滿了反感,但同時也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他知道,如果這一幕被記者拍下,將會給施繾帶來怎樣的傷害,也會給薛家帶來不小的風波。他深吸了一口氣,努力保持冷靜。然後緩緩地掰開聞撫珊的手,轉過身來。麵對著她,聲音中帶著一絲不容置疑的決絕:“聞小姐,我再說一次,我和施繾...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