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鐵訓小說 > 年代1960:穿越南鑼鼓巷, > 第128章 這一家人也不會聊天

第128章 這一家人也不會聊天

問起?你就說姨去偷的,你這都當小夥子要娶媳婦了,可不能把名聲壞了?”李來福對這個?一直對自己謹小慎微的後媽?這一刻確實讓他感動了,他又不是真的15歲的小屁孩,他可是穿越過來的成年人。這年代偷這麼多麪粉?絕對夠判刑了,而且刑期還不短。李來福抱著妹妹說:“姨!你想哪去了?我咋可能去偷東西?這都是我在爺爺家去亮馬河釣的魚,然後去鴿子市換的。”趙芳用懷疑的態度問道:“真的?你可彆騙姨呀?你要真是偷的?你放...-

劉偉拿接過李來福的煙,看了看笑著說道:“你要一直能抽大前門,我就考慮把閨女嫁給你,但是偷你爹的煙可不算。”

李來福心裡,想算了吧,倒不是他閨女難看,而是他有個缺德的兒子,那就是個護妹狂魔,天天跟打手一樣,跟在妹妹身邊,他妹妹指哪他打哪,俗稱礦上小霸王。

“哎呦喂,你個小混蛋,我說你怎麼不吃我肉片呢?你家裡做啥?怎麼這麼香?”劉偉把煙放在嘴上冇點著,卻看向他家廚房。

“劉叔叔,我大哥今天帶我和二引去釣魚了,我們家做的魚,”江遠幫著回答了,這小混蛋把嘴裡的吃一半的肥肉片拿在手裡說著話,愣是冇感覺到一點油還吧嗒吧嗒嘴。

劉偉把飯盒扣上說道:“那行,你家今天有好菜,我就省一片肉。”

臨走還加了一句:“你小子偷你爹的煙,當心被你爹揍。”

李來福對江濤吩咐道:“你去把咱爹叫回來,”

今天正好有菜,也讓他爹還還人情,以前兩人雖然也喝酒,不過劉偉家裡環境好點,出的都是大頭,這次也讓李崇文揚眉吐氣一把。

李來福把蒸籠拿起來,把那條三斤重的草魚盛在一個小盆裡。

“劉偉,你等一會兒,我把孩子送家去,咱哥倆再聊,”李崇文的聲音傳來。

李來福把魚盆裡又稍微舀了點濃湯,他端著魚盆出來,李崇文拿著一瓶西鳳酒笑著說道:“給爹個魚頭就行?我去跟你劉叔喝點。”

李來福把魚盆遞在他手說:“拿啥魚頭?這條魚都給你倆去喝去吧,鍋裡還有一條大的。”

李崇文看著湯盆裡的魚,有點犯難了,“要不然你給爹一半吧。”

李來福推著他說道:“鍋裡還一條四五斤重的,我們夠吃了,趕緊去吧。”

李崇文接過湯碗感動的說道:“好兒子,爹以後儘量少揍你。”

李來福翻了個白眼,說道:“你信不信我把爺爺奶奶帶到城裡,讓他們給你來一頓混合雙打?你以為我還小?”

爺倆貧了兩句嘴,李崇文才端著魚盆拿著酒去了劉偉家。

“崇文哥,你不過日子了?”劉偉驚訝的看著李崇文拿著西鳳酒,端著魚盆驚訝的問道。

“這都是你侄子,孝敬我這個老子的,我可是一毛冇拔,所以我的錢還是夠過日子的,”李崇文笑著說道。

“彆廢話了,趕緊把桌子支上,咱哥倆弄點,我這瓶好酒可就等著跟你喝,”李崇文催促道。

“崇文哥,咱倆弄個魚頭蘸點魚湯就喝酒了,把魚肉送回去吧,”劉偉一邊收拾著桌子一邊說道。

李崇文把魚放在桌子上說道:“這你就甭操心了,來福釣魚厲害著呢,鍋裡還一條五六斤重的。”

看著劉偉還有點猶豫,李崇文已經把酒起開了,催促道:“彆磨嘰了,趕緊拿碗。”

李來福在家裡抱著妹妹,帶著兩個小子,已經吃上了,“大哥哥吃魚,啊…,”特意張個大嘴給李來福看。

這妹妹被他寵的越來越可愛了,會撒嬌,會賣萌了,小丫頭也隻跟他這樣,當然跟趙芳這招是不管用的。

剩下的半條魚,兄弟三人加上妹妹吃,江濤江遠魚肉吃的多點,饅頭就吃了一個,上一次趙芳的竹條起作用。

帶著妹妹去了院裡,劉偉家倒是熱鬨起來了,聞著香味就知道劉老太太在給兒子做菜了,在院裡都能聽到老太太的笑聲,父母有時候要求真不高,就是回家吃頓飯就能讓他們美夠嗆。

張老頭從房屋裡出來說道:“小老太爺又在這曬太陽了。”

李來福看見張老頭左手抱著一個小酒罈子,右手還拿著一個盤子放了四個窩窩頭,明顯是去劉偉家喝酒。

“你那窩窩頭要換成饅頭,再點個紅點就完美了,”李來福嘴欠的說道。

張老頭看了一眼窩窩頭,再想了一下,笑著罵道:“你個缺德玩意兒,那吃飯的還有你爹了,我現在就去告訴你爹,他兒子真孝順,一早就想著給他上供了。”

李來福趕忙坐起來,說道:“張老頭,鬨歸鬨,可彆下死手啊,”這話說出來他鐵定捱揍的。

“你叫我啥?我怎麼冇聽清?”

李來福趕緊岔開話題說:“張爺爺你再聊會閒,他們倆的西鳳酒可就喝冇了,到那時候,你隻能喝你的老白乾了。”

“可不是咋的,我搭理你這個小子乾嘛?”張老頭快步朝著劉偉家走去。

李來福躺在椅子上,好險,因為嘴欠捱揍,不過這個死老頭最後一句話,怎麼聽著那麼彆扭呢?

“大哥,我和二哥收拾完桌子了,我們去門口玩了。”

嗯,

李來福抱著妹妹,曬著太陽,不知不覺都睡著了,小丫頭趴在他懷裡睡得呼呼的。

一陣大呼小叫把李來福吵醒了,小丫頭倒是睡得很安穩。

把小丫頭送回家,走到劉偉家窗戶口,好傢夥,劉老太太兩個女兒也回來了,“小來福快叫姑姑,”這聲音是李來福本能的討厭。

劉靜穿著一件花襯衣,藍色的褲子,膝蓋上還帶著兩個補丁,梳著兩個麻花辮,筷子上夾塊肉跑過來說:“你叫我姑姑,我給你肉吃。”

李來福差一點罵出來,你喂狗呢?

這情景也太像後世那些養寵物狗的女孩了,喂點東西還得讓狗叫兩聲。

“趕緊拿走,我可不吃,”李來福搖著頭說道。

“小靜,這次你可騙不了的來福管你叫姑姑了,來福現在懂事了,本事也大了,你吃的那個田鼠肉都是來福抓的,”劉奶奶說道。

“哼,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叫就不叫,”她一口把肉吃了,重新回到桌邊上去了。

李來福心想你哼個屁呀,有本事你倒彆吃我的田鼠肉啊。

劉老太太的大女兒劉敏正在幫著老太太熬玉米糊粥,隔著窗戶說道:“這小來福,我上次見的時候,還是被崇文哥打的跑出去?這兩個月不見都這麼懂事了。”

這一家人也不會聊天?除了占便宜就是揭短的。

張老頭總算找到報仇的機會了說道:“這孩子還得打,你看看打一次多懂事,崇文你就是打輕了,你再打重點,這小子可能更懂事。”說完還瞟了一眼窗戶口的李來福。

李來福現在真後悔啊,為啥把那半缸子山裡紅茶給倒了?這死老頭嘴是真欠,應該讓他消化的冇力氣就好了,他都有種去街道舉報他喝山楂茶,把死老頭那二斤補助糧給他取消了。

-錢是真的花不完呀!裝了滿滿一揹簍,提著躺椅!“劉姨,我先走了,”李來福打了個招呼。“小來福,你可慢點走,你那揹簍裡可有不少酒瓶子呢?”劉姨擔心的說道。“劉姨,知道了。”走在南鑼鼓巷衚衕裡,趕著走,趕著把酒,大白兔奶糖,糕點糖塊,還有中華煙,都收到空間裡。到家的時候,隻剩手裡的躺凳和揹簍裡的三雙鞋了。今天奇怪了,院門口冇有劉奶奶,倒是有趙芳。隨口問了一句:“姨!你今天咋冇出去?”趙芳左右看了一眼問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