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鐵訓小說 > 男性向遊戲女角色,但是百合 > 楚楚DLC

楚楚DLC

法適應這新世界的禮節,還是因為夜晚太冷而我穿得太少。我轉過頭,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被捂上了嘴。一個男人的手迅速摸上了我的腰。我的腰上沒有任何布料,就是這一截露出五公分的腰曾經在很多男性論壇掀起經久不息的狂歡。一個遊戲角色,一個穿著暴露的女性,一個“燒雞”的被害,會有人在意嗎?我閉上了眼睛。6意料之內的粗暴舉動沒有落到我的身上,取而代之的是……從天而降的水?我還沒反應過來,身上的男人就叫嚷起來了:“*草...(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楚楚DLC

薇可總說她是個很溫柔的人。

那其實是你的錯覺吧?楚不羽無數次想這樣吐槽。

有人誇過她可愛,有人誇過她活潑,但從來沒有人說過她溫柔。楚不羽到底是個什麽人,她自己心如明鏡。

所以薇可這麽說,她一直覺得是因為她有點太呆了,識人不清。

是因為她把她撈回來了嗎?

可她隻是潑了盆水啊。

後來薇可老是提起她們的初遇,她自己也許沒意識到,但楚不羽知道她真的很在意這件事。

也許是因為自己是她來這裏遇到的第一個人吧?

楚不羽雖然在是個在良心方麵有點欠缺的人,但每次想起這件事還是覺得有點微妙的愧疚。

她救她,隻是因為好玩而已。

那天那個奇裝異服的人出現在樓下巷子裏,她一眼就認出了她穿的是薇可的衣服。

她都快忘記這個遊戲了,但還記得她。

很美,這是她曾經最愛的角色,否則她也不會去玩一個男性向遊戲。

尤其是在這個昏黃到灰暗的巷子裏,顯得格外絢爛。

她轉頭,屋子裏一片漆黑,隻有電腦把亮度開到最大,桌布上斑斕的顏色投在天花板上。

屋裏屋外的顏色都很美。

她就是為了這種奇詭的景色活著的。

楚不羽挺感謝樓下這個薇可的COSER,她最近心情不太好,畢業季前夕生活枯燥疲乏又無聊,出現這麽一個人還挺有意思的。雖然也隻是一麵之緣。

這麽想著,她沒忍住又把目光投向樓下。

樓下在發生的事又出乎她的意料,她想了想,先潑了一盆水。

最快的方法。

也許她的生活真的太無聊了吧,當初選這個專業一不為喜愛二不為賺錢,純粹是覺得體驗不一樣的人生比較有趣而已。

楚不羽是個愛演的人。

而她日常生活中最喜歡扮演的人設型別就是:熱情可愛的粗線條小妹妹。

倒也不完全是扮演,熱情是因為愛演,可愛是因為她的長相。真假摻半,這個人設一般都能為她贏得不少路人緣。

不過周圍的人也不是傻子,多多少少能從她那種甜甜蜜蜜的笑容裏感受到虛假。久而久之也就沒什麽意思了,尤其是最近,因為畢業和工作的事,讓她原本就不怎麽靈動真誠的眼睛裏也沒什麽顏色,越笑就顯得越假。

但眼前這個人,好像沒發現?

楚不羽感覺更有意思了。

出於好奇,她把她帶回了家。

這是個有點木訥的人,不像她的外表一樣有吸引力。

而且意外的,很真誠,有點笨。

她見她的第一麵就說:“不怕我是壞人嗎?”

這種真誠這輩子都不可能出現在自己身上。

楚不羽用自己慣用的插科打諢忽悠了兩句,又突然一臉認真地說:“我覺得沒有女生會拿這種事騙人啦。”

有點假。

她在心裏吐槽自己。

她隻是覺得這麽說能夠博得一個女生的好感。如果是真的,那她就能夠撫慰她的心靈。如果是騙人的,一來她並不怕,二來也許有讓這個人苦海回頭的可能性。

楚不羽就是一個這麽自大的人。

也許是感受到對方的重視,也許是太久沒有見到這麽新鮮的人,也許隻是覺得有趣。楚不羽讓她在家裏留宿了。

互相也交換了一些基礎的個人資訊。

寄居的親戚死了,但是出cos半夜在大街上走。

嗯。

太拙劣了。

你的謊撒得太拙劣了。

但是,她依然選擇了信任,不是因為愛,而是因為有趣。

而且她自稱姓名就是“薇可”,雖然沒有任何真實度,但實在是太有意思了,她一派天真地為她解釋。

當然,她也沒有說她的真名。

在她這裏,她就是“楚楚”。

楚不羽倒是一直留意著“薇可”的異常舉動——這個人從頭到腳就透露著不自然。但是從她把她帶回家開始,她就一直很聽從她的安排。

她說讓她去接委托,她同意了。

她給她起了新名字,她接受了。

她把她帶去壓馬路到處逛,她每一次也都欣然前往。這個人雖然表情不太豐富,但心情卻很好懂。

她好像真的在接受自己給的一切,她從來沒有懷疑過“楚楚”的動機。

但她和周圍又那麽格格不入。

太奇怪了,這個人太奇怪了。怎麽會撒謊撒得如此真誠,她真要向她好好討教一下。

楚不羽幾乎是憤怒了。

但是在憤怒之餘,又有一種別的感覺無法忽視。

每一次的活動,如果她不在,薇可就不會參加。

她很依賴她……

楚不羽意識到這一點,有些得意。

又有些微妙的惶恐。

相處得越久,這種惶恐就越明顯。

終於在她說要搬離的那一天達到了頂峰。

隻有這一刻,楚不羽是真正不知所措的。

楚不羽第一次在她麵前展示自己真實的情緒,略帶嘲諷地說出那句:“你說呢?”

這簡直就像是真正的她。

楚不羽擡頭看向她,但她似乎沒有介意,甚至好像沒有意識到什麽。

真的很呆。

楚不羽深吸一口氣,恢複了常態。幫她選房子。

亂七八糟說了一大堆自己都不太信的東西,她最終為她選了一個離自己家最遠的房子。

但其實她是想說,不要離我太遠。

她沒能說出口。

楚不羽驚覺自己這段時間以來一直在看著她,這種感覺很不好,享受和惶恐在兩人相處的過程裏左右互搏。和她討論遊戲和人設的時候是享受占上風,而她要離開那一刻卻是惶恐控製了心髒。

不就是不見麵嗎……楚不羽幾乎是輕蔑地想。

那就試試看。

不在一起的話,認輸的一定是你。

可惜半個月過去了,對方一點動靜都沒有。

楚不羽翻來覆去想了很久,想明白了:一定是不認路!

真的很笨!

終於想出來理由的楚不羽翻身從床上坐了起來,坐兩個小時車到了薇可家門口,咚咚咚敲響了她的房門。

是欣喜吧?她開啟房門的時候的表情。

還是一如既往地好懂。

楚不羽又得意了。

但這一次事情的發展卻沒有如她所願、像以前一樣能平靜地壓馬路。

薇可變了。

以前她最喜歡她的就是:懵懂,對她依賴,拙劣而真誠。在她說一些自己都覺得很無聊的事的時候,會認真傾聽,實事反饋,偶爾還會說出一些意料之外的話。

挺有意思的。

但是自從有了自己的事業之後,自從搬出來之後,隻不過是個把月沒見,她怎麽會像是變了一個人?

她以前是個對這個世界很感興趣的人,哪怕嘴上不說喜歡,她也能從她的許多問句裏聽懂她的好奇和熱愛。

而現在,她的眼神變得很空洞,像一個從來沒有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人一樣,好像在看很遠的地方,又好像看不到任何東西。

包括……自己?

楚不羽感受到了完完全全的惶恐。

楚不羽開始躲避薇可。

隻是拉黑了她的手機號碼,但還是接住了她本人。

楚不羽內心一片煩亂。

她的人生才剛剛走到精彩之處,她有光明暢意的未來,她不能每天沉浸在這個奇怪的人的變化裏……。

所以,在那個初冬的夜晚,她拒絕了她,拒絕她進入她的家門。

薇可不知道的是,在她走之後,她在樓上又盯著看了一會兒她的背影。

她果然很好看啊。

隻有這一點,楚不羽從來沒對她說過謊。

離開她之後,她要來了怎麽樣的生活呢?

楚不羽沒法回答,她其實還是和以前一樣,白天演戲,演各種各樣的戲,晚上就還是坐在那個不開燈的臥室裏,看著電腦螢幕的光投到天花板上,照出一個流光溢彩的黑色世界。

走各種各樣的路,見各種各樣的人,演各種各樣的戲。

其實沒什麽不一樣的,對吧?

但她又不受控製地下載了那個男性向遊戲。

她以前用的賬號不知道怎麽丟了,她怎麽操作都找不回來,隻能註冊了一個新賬號。

反正也不是為了玩遊戲。

遊戲還是很無聊,依然很無聊,從迴圈往複的玩法到千篇一律的人設,到久不開啓的活動,一切都說明這個遊戲命不久矣。

真的沒什麽好的。

但她為什麽又想下載這個遊戲,她心知肚明。

楚不羽還是點開角色圖鑒,拉到最下麵,看到盡頭的那個角色。

灰撲撲的,她還沒有擁有她。

她把手機移到視窗,把螢幕上那個小小的人和樓下的小巷重合。

什麽是現實的,什麽是虛擬的,楚不羽有點分不清了。

其實薇可纔是那個真的溫柔的人。

又一次看到站在樓下的她時,楚不羽終於在心裏承認了這件事。

後麵發生的事,都記不太清了。

她說她就是薇可,其實是件難以置信的事,她到現在都還沒有完全相信。但是既然她的人生本來就是真真假假,那麽真實變成虛假,虛假變成真實,其實也不是什麽真的難以置信的事。

更重要的是另一件事:她依然沒有向她展示出真實的自我。

沒告訴她這一切的起因隻是有趣,沒告訴她她的那些不為人知的表演慾和掌控欲,沒告訴她自己曾經一次又一次地開啟那個遊戲,又把手機對準樓下的巷口。

全部都沒有說,薇可對她袒露心扉,而她閉口不言。

楚不羽其實是有點後悔的,她覺得實在是不能這樣對她。

但看著這個人的微笑,漸漸和十**歲的時候喜歡的那個紙片重合,突然真的出現在了她一直以來都在呼吸的真實的空氣裏,她突然又覺得,時間還很長呢。

她還有好多好多問題要回答她,還有好多好多問題要問她。以前?以前是多久之前的事了?其實隻有三個月吧?我作為一個遊戲角色的時間要比作為實實在在的人的時間長得多得多,但是,這段時間以來,我一直沒有意識到這件事。和楚楚在一起的時候,我從來沒有懷疑過我的身份,就像我是一個在這個地方土生土長的人,二十年多年來一直用人的雙腳丈量著這片土地,和她一樣,和她一起。時間的流動變得畸形了,我對自己的身份也産生了認知錯誤。自己閑下來的時候,我才發現,我對這個地方沒有眷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