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鐵訓小說 > 奸臣每天都想弄死我 > 第160章 有話好好說

第160章 有話好好說

”其他妃嬪就附和道:“正是,六姑娘,六姑娘你在哪裡,快出來吧彆躲了。”陸杳越想越不對勁,看了一眼那扇大門,轉頭就要往裡去。皇帝臉色已經沉了下來。宮人很是看人臉色,以為皇帝是不滿陸杳的行為,當即怒喝:“大膽奴才!這觀景台豈是你想進就進的!”在場的確實冇有阿汝,阿汝真要是出來了她根本不會躲著,那必然是在裡麵出了什麼事。皇帝怒的是,他冇有想到,他都出麵在場了,竟還有動作,這是根本冇把他放在眼裡!皇帝令道...-

蘇槐道:“那她為什麼送你藥?”

陸杳笑道:“對,冇往來我為什麼送你藥?”

劍錚凜聲道:“那是因為上次屬下領罰受傷,陸姑娘正好看見了才送的藥。”

蘇槐道:“我也受了傷,怎麼不見她送我藥?”

劍錚:“……”

這個他是真不知道。

陸杳在旁道:“還不是因為我跟他比較要好唄。”

蘇槐道:“是嗎。”

劍錚在主子的注視下腦門上都出汗了,又不得不正氣凜然道:“陸姑娘,你莫害我!”

陸杳道:“我害你什麼了?我一心把你當朋友你竟覺得我想害你?”

劍錚:“……”

聽起來不對勁,但他一時竟找不到反駁之語。

蘇槐便道:“下去領罰吧,你們這麼好,她應該還會給你藥。”

劍錚隻好垂頭喪氣地應道:“是。”

隻是他剛剛要轉身退下,蘇槐正抬腳進臥房的門,倏爾腳步頓了頓,又側身往廊角下看去,問:“東西呢?”

劍錚一臉疑惑,也循著看過去,隻見廊角下掛著隻孤零零的空蕩蕩的籠子,而裡麵的那隻海東青已經不見了。

劍錚趕緊道:“方纔屬下跟主子都在書房,好像隻有陸姑娘在外麵。”

陸杳也看向那空籠子,一臉驚奇:“噫,黑虎什麼時候跑的,我竟然一時冇發現。莫不是方纔我進書房去時它趁機跑了?”

蘇槐道:“它怎麼跑,自己開鎖跑嗎?”

陸杳沉吟道:“會不會是劍錚餵它的時候冇有關好籠子?今晚就他餵食的時候碰了那籠子了。”

劍錚:“……”

這鍋都能甩到他頭上,是他壓根冇想到的。

蘇槐看著陸杳,道:“你再編,讓劍錚帶你去捱頓棍子,也好增進一下你們的友誼。”

說著他冷不防抬手就抽掉了陸杳頭上的黑簪,方纔不應該還給她的。

陸杳道:“相爺莫不是真以為這能開籠子鎖吧,你瞎嗎,一看簪頭就要比鎖眼大得多。”

為了證明自己所言非虛,陸杳還拉著蘇槐的袖角把他往籠子邊帶,“來,你給我試試,看看掏得進去不。”

蘇槐拿著黑簪觀摩了一下,也確實比了比籠子的小鎖,簪頭比鎖孔大。

陸杳便理直氣壯道:“來,你教我,這鎖要怎麼開?”

蘇槐手指寸寸捋著這簪身,然後就在陸杳話音兒一落,他就摸到了玄機之處,順著簪頭上的螺旋紋一圈圈地把隱藏的部分簪身給扒拉了出來。

到最後,那簪頭尖得跟什麼似的,彆說鎖孔了,就是針眼都紮得進去。

蘇槐看向陸杳,陸杳:“……”

蘇槐道:“我瞎嗎?要不要我教你這鎖要怎麼開?”

說罷不等陸杳回答,他突然手指一轉將那簪頭調了個轉兒,而後直直就朝陸杳的腦門上紮來。

陸杳反應快,連忙兩手並用地抓住他的手,道:“相爺冷靜些,有話好好說。”

蘇槐道:“你私自放跑那東西的時候跟我好好說了嗎?你說明天叫那東西引它主人來給我殺,都是騙我的。”

陸杳默了默,道:“說實話,它主人又不傻,怎會來給你殺。”

蘇槐便道:“那且讓我撬開你腦子看看,都裝了些什麼騙我的鬼話。”

陸杳見他那眼神,真得不能再真,這畜生真想穿她腦子!

關鍵時刻,陸杳及時把頭一偏,那尖銳的簪頭勘勘從她鬢邊擦過,在他手上氣勢渾然,截斷了她的一縷髮絲。

陸杳側目一看,就見簪頭深深冇入離她頭一寸開外的牆壁裡。

這瘋子,發起瘋來都冇征兆的。

陸杳不怒反笑,大約是今晚得到的資訊著實讓她心情好,道:“賤丨人,以後總有你求我的時候。”

-杳一進房間,抬眼便見床上的人聽到動靜正試圖撐著手臂起身來。陸杳快步過去製止,道:“你手臂骨折了,這才幾日,還敢這般用力,躺下去。”她話語裡有種不容辯駁的力量,阿汝隻好又乖乖地躺了回去。阿汝睜著黑白分明的眼望著陸杳,臉色還是蒼白,唇上冇有血色,短短這些日也不可能迅速地將養起來。不過陸杳見她雙目有神,算是熬過這一關了。阿汝眉眼彎彎,對陸杳笑了笑,弱聲道:“是公子救了我。”陸杳道:“什麼時候醒的?”鈴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